办事指南

约翰普雷斯科特:汇丰银行账户的保密性比瑞士银行业更为热闹

点击量:   时间:2017-03-22 01:02:18

<p>因此,负责清理汇丰银行在瑞士激进税收计划的混乱局面的人在自己的账户中保留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p><p>难以置信的</p><p>我们现在知道该银行的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格列佛在瑞士汇丰账户中拥有500万英镑</p><p>谈论吸血鬼负责血库</p><p>我们只知道这要归功于瑞士举报人的勇敢行动</p><p>泄露的文件显示私人银行如何同谋逃税和积极避税,向客户分发混合货币现金,并向犯罪分子和毒品走私者提供银行服务</p><p>瑞士当局一直在帮助和怂恿银行家</p><p>瑞士是一个准备对任何提供瑞士公司或银行家信息的人使用叛国罪和工业破坏罪的国家</p><p>这不是唱歌修女和yodelling的巧克力盒之地</p><p>这是一个无情的国家,它利用其法律的全部力量来保护残酷的公司公司的合法或非法行为</p><p>作为1974年12月的议会议员和欧洲议员,我收到了Stanley Adams的秘密消息,他是全球制药公司LaRoche的高级经理,在瑞士注册</p><p>在LaRoche开始通过人为地夸大维生素价格来遏制价格后,亚当斯已成为举报人</p><p>瑞士是欧洲共同市场协会协议的成员,该协议要求它遵守欧洲竞争政策</p><p>但亚当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举报,被欧洲人泄露给了瑞士当局</p><p> 1974年12月,他带着妻子和三个女儿进入瑞士,但被捕并被指控犯有叛国罪和工业破坏罪</p><p>他的妻子被告知他将入狱25年</p><p>她自杀了,瑞士当局甚至不允许他参加她的葬礼</p><p>我能够说服欧洲经济共同体支持他的案子,并在欧洲议会的协助下,安排会见一名瑞士律师为他辩护</p><p>但瑞士当局警告律师,如果他在瑞士境外遇见我,他也会面临叛国罪</p><p>我同意在巴塞尔机场迎接他,四名保安人员穿着黑色皮革大衣看着我们</p><p>我最终与欧洲议员Dick Caborn一起管理,让他从监狱出来,获得欧盟的赔偿,并带着他的三个女儿回到英国</p><p>由于违反竞争规则,LaRoche最终被罚款相当于其年营业额的1%</p><p>那是40年前,但几乎没有改变</p><p>任何想要揭露可疑商业活动的人仍面临着遭受工业破坏和叛国罪的指责</p><p>可惜瑞士当局没有使用同样的法律力量来打击英国公司和银行,